传奇谭·拘魂玉瓶凑字数_字数传奇玉瓶

明朝成化年间,在山西朔州有一位专门卖调料的商人,名叫石山乡。

老石这个人很老实,一辈子勤勤恳恳,经营着自己的买卖,小本生意不赔不赚,落得一个安稳。

成化十九年秋,蒙古小王子举兵来犯大明,第一站就是山西的军事重镇大同。

国家打仗,百姓遭殃,老石调料铺的十三香就是大同产的,如今石山乡没了十三香,这调料铺就开不成了。

所幸老石还有些同行朋友,书信交流之下,得知在山西山阴县有货源,便驱车前往。

那年石山乡岁数在四十六七,家里人阻拦说:“老爷子,常言道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四十岁就不让霍霍了,您这都奔五十的人了,就别出去了,找俩伙计去看看得了!”

老石是个老实人,说:“不行,这些小伙计没我有经验,咱做买卖不能坑人家。”

家里人又劝:“当家的,现在天下动荡草寇丛生,实在不行咱这买卖停些日子就是了,您非得赚这个钱么?”

老石说:“那不行,咱这买卖是老字号了,关了肯定不行,咱是关了,街坊邻居吃谁去?而且我跟你们说,这次必须我亲自去,调料这东西他们没我明白,我石山乡别的不敢说,十三香还是门儿清的!我不能让别人败坏了我的口碑!”

“当家的,我可听说这次的仗得打好久,说不定那边就戒严了!而且你没听人说书的先生说么,天下一乱,山贼就出来了,你这趟万一碰上贼了可怎么办!”

“嗨,你听他们胡说,我年轻时也走南闯北,就没碰上过贼!”

“那万一要是碰上了呢?”

“那万一要是碰不上呢!”

“当家的您这是跟我抬杠啊。”

“甭管怎么说,我一定得去。我自己出点儿事没关系,不能让街坊邻居吃饭嘴里没味!”老石这人脾气佞,心眼直,家里人看实在是拦不住,也没辙,只能由他去了。

去的时候还好,一路之上并没有什么波折,到了山阴县城,还帮一位路人做了一次证人,把一位素不相识的人给告进牢里。

回来路上老石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伸张正义了,正美着呢,忽听得仓啷啷一棒铜锣声响,从路边窜出四十多山贼,一人一把鬼头大刀,这是要劫道。

老石看见这个情况心里咯噔一声:“完,立了个弗来哥!”

这帮贼人见着老石不由分说就要宰他,老石仗着年轻时候有两下子,顺势下马就往路边的斜坡下面打滚,误打误撞下跌落山崖,但总算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不仅如此,老石还在山脚下的一堆碎石旁变发现一个黄布包裹,里面是一本书,还有一个玉瓶。

当时他没多想,直接把包裹背在身上就往家走,几经周折到了家里打开书一看,发现里面记载的是拘魂秘术。

起初老石也不信,天底下哪儿有这种事儿,随便念几句咒语就把人魂魄抽离了?瞎说。但架不住他好奇心强,秘术也是深入简出,十分容易掌握。

老石下了十几天的功夫,还真把秘术跟咒语都学会了,只是瞒着家里人也就是了。

起初,老石还没把这个当回事,直到某次他出门办事,路过县衙,忽听得有人在街上议论,说这陈霸天此人为人霸道,无恶不作,前几天欺辱了一名女子,如今被女子告上县衙,不曾想陈霸天居然买通了官府,最后县官判了这女子胡搅蛮缠,诬告良民,要被杖责二十。这二十棍打下去,还不得把人姑娘给打死!

石山乡这人好管闲事,听到这话心里想的是进衙门口掏点钱把这二十棍给免了。

往衙门口一看,见这陈霸天气焰嚣张,态度蛮横,在衙门上撒泼打滚,说出来的话都没法儿听。

老石心生怒气,不由得暗自念动了拘魂咒语,没想到咒语刚刚念完,陈霸天突然就栽倒在地,也就三个呼吸,肌自溶了。

县衙门的人大惊失色,眼睁睁一个活人,说没就没了!但围观群众却纷纷叫好,直说是举头三尺有神灵,为非作歹现世报。

石山乡也很讶异,他只是最近一直在看这些咒语,下意识念了出来,没想到却真把人的魂魄给拘走了。

当时也来不及办事了,连忙回家,只见家中所藏玉瓶之内,多了一条人影在里面挣扎,仔细看,正是陈霸天。

此时此刻,石山乡也明白了,拘魂术,玉净瓶,这是一对儿,连名字都不用喊,远程遥控,定位拘魂。

接下来几个月,石山乡算是扬眉吐气了。

买卖也不管了,家里人也都安置好了,自己背着瓶子四处走动,听见谁说哪儿有恶霸,马上就给人拘进来。

到了后来干脆就效仿先贤,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拘魂相助。

有时候瞅着谁面向不善,他还主动去挑衅,只等着自己被人揍了,大家都看见那人光天化日动手打人了,他就暗中催诀念咒,让那人马上肌自溶,之后少不了一番说教,自诩是教人向善,劝人学好,不然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忽一日,石山乡在酒楼喝酒,就看见打门外进来一个人,肌肉虬结,目露凶光,连鬓的络腮胡子,老石看在眼里,心中暗想:“这人的面相,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且小小的惩戒他一下。”

要说这人要想躲灾,难了,但是要想找挨揍,那太容易了,三言两语老石就跟那人吵吵起来了,没几句更是大打出手,但老石没想到的是那壮汉手太黑了,一拳闷过来打的老石眼冒金星,心突突的跳,看东西都重影了,还没缓过来呢,第二拳又到了。

不一会儿,石山乡口中吐出鲜血,被壮汉打了半条命。最后,还是那壮汉停下手来,不然老石怕是命都没了。

石山乡站起来后,心中恨意滔天,也顾不上什么惩戒说教了,咬牙切齿的念出一咒,将那壮汉魂拘了来,自己扭头就走。

后一日,老石在出城的时候路过一小茅屋,时值正午,老石口干舌燥,他打算去就去寻一碗水喝。

这小茅屋走出一位老太太,看见石山乡寻水,就说:“别着急,老弟弟,我去给你打水。”

不一会儿,老太太取了水来,石山乡一口喝下,跟老人家客气道:“大姐您怎么一个人住在这啊?您儿子呢?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我帮你报仇。”

老太太摇了摇头,眼泪下来了:“唉,我那儿子之前还好好的呢,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对我特别的好,天天去给人家做苦力,要么就是去酒楼当伙计,赚零钱养活我,但不知怎么回事儿,昨天突然的就没了!”

老石听了心里咯噔一声,不敢多想,客套了几句,连忙逃离此处。

又过了几天,老石还是心生愧疚,悄悄的回来再一打听,当日自己拘魂的壮汉正是老太太的儿子。石山乡倍感愧疚,可这玉瓶却只收人,却没有办法放人。

又过了一年,石山乡再次拘到不少魂魄,外出数载,也该回家了。

就在回家路上,他又听见有人在暗中诅咒别人,说那人无恶不作,老石也没问那人是何原因,直接催动口诀就要拘魂。

口诀刚一念完,石山乡眼前一黑,再一睁眼,之见自己周围血云密布,无数黑影在里面穿梭,耳听得锁链声响,抬头看,早有一人站在自己面前:“你就是石山乡?”

石山乡皱眉道:“你是何人?”

“我乃阴差,亦是你今日拘魂之人,如今你玉瓶已碎,众人入了地狱,你有何话可说?”阴差低吟出口。

“那些都是罪行累累之人,我拘魂乃是替天行道!我倒要问你,尸位素餐,天底下恶人这么多,为什么你不拘他们,单单找我?”石山乡说道。

阴差顿时笑道:“你只听人一言就断人对错,你那拘魂一千三百九十三人中,一百四十一人本性善良,六十人是因一句话得罪于你,再有三百八十一人是你听闻本性坏所拘,至于被你奸计所诈而丧命者更是不计其数,你根本不知底细,所谓替天行道,不过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

石山乡刚要辩解,阴差一晃手中锁链:“有什么事儿跟我见了大老爷再说吧!那一千三百九十三人,还在大老爷殿下等你呢!”

下一瞬,石山乡魂魄被阴差带走。

故事到这儿,也就告一段落了。

有人说石山乡最后并非为阴差带走,而是南柯一梦忽然惊醒,再度还阳,我觉得这个结尾不妥,于是去掉不要。

不过在这个故事的结尾里面,老石是幡然醒悟,觉得自己不能随便听别人的话,又想起自己当时在山阴县帮路人做的证,就又去探寻详情,才知道当年被自己害进监狱的那个人,确实是冤枉的。

而在路上埋伏要谋害自己的那群山贼,正是那个“无辜”的路人安排的。

故事的最后讲老石因为冤枉人,错信人,才得到拘魂术,因为滥用拘魂术,才被鬼差带走,因为幡然醒悟,这才还阳,从此之后一心向善。

有报应,有得到,大团圆的结局,皆大欢喜。

我不认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代价也太大了,那些该死的,枉死的,性如烈火被钓鱼的,莫名其妙遭人恨的人,有找谁说理去呢?

就如同很多民间故事一样,坏人见了地狱之恐怖,便一心向善,修桥补路,于是功过相抵,立地成佛。这公平么?

老石从所见作恶而拘,到所闻作恶而拘,到根据自己判断,诱导作恶而拘,做的对么?

他在没能力的时候挺身而出,为了不让邻居没调料,不惧刀兵,人格坏么?

他掌握了拘魂术,绞尽脑汁要现场演绎“因果报应”,出发点不纯么?

一个人总有两面性,一件事也难说公不公平,站在老石的角度,他当时做的种种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走偏了,才落得这般田地。

但谁又能保证自己生下来就有上帝视角金手指呢?

用现在的流行语说,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为什么我非得让着你呢?

人生苦恼无非三点,努力的时候看不见希望,困苦的时候得不到金钱,抉择的时候摸不清方向。

如果能给一个人无限的成长时间和挥霍资本,他终将成为完人,但实际上我们人生只有那么长的时间。

用另一句不是很流行的话说,试错成本太高。

所以啊,如果大家读到这里,由着性子活下去吧,问心无愧,也就是了。

这也是我经常去跟那些找我算卦的人说的话,别委屈,不是灌鸡汤,但是别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