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人在第一次做过了爱后会更想要?_过了后会想要女人

  美国,芝加哥。

    摩天大楼最顶层,一百多平的办公室内。

    身着白色衬衣的男人,端正坐在真皮沙发里,狭长的眼眸,淡淡的盯着前方,神情沉默冰冷。

    办公桌上,电脑屏幕里一封带着小天使翅膀的邮件正被打开着。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一张照片,一句话。

    照片上的女人有着清秀的小脸,长发及肩,身形娇小,她笑得眉眼弯弯,让人只觉明媚得晃眼。

    只消一眼,邢翊寒眯起了眼睛,放在桌上的手,一点点蜷缩,五指成拳,指骨因用力而泛白。薄薄的唇角抿起,满是狠戾气息。

    “黎沐晨!你竟敢骗我!”

    视线再次下移,照片下面的一行文字再次让男人的目光凝结成冰。

    “五年了,你还记得她吗?她要结婚了哦。”

    毫不迟疑的按下内线,“艾伦,订最快的机票,回国。”

    “今日热门话题:全国首富邢正严唯一嫡孙近日低调回国,预备接手整个邢氏财团,据悉,五年前突然消失的邢翊寒,现已经在美国创立自己的公司,并通过纳斯达克上市,成绩斐然。当然,做为全国最年轻最富有的二代财阀,邢翊寒的个人感情问题,也自然成为了所有女性所关注话题,据悉邢翊寒五年前之所以离开竟是为情所伤,不知道此次回国……”

    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按在了IPAD屏幕上,新闻画面定格,屏幕里是一个男人如刀削的侧颜。

    黎小乐短小的手指戳了戳屏幕上男人的脸颊,琉璃珠般清澈的大眼睛,因为太开心,硬是眯成了一条直线,长而卷翘的睫毛因为兴奋而轻轻扇动着。

    可是,当视线扫向对面的黎沐晨时,瓷娃娃一样精致可爱的小脸又皱成了一团。

    爹地要回国了!

    可是,沐晨却要嫁给向叔叔了……

    黎沐晨将杯子里的最后一点牛奶一饮而尽,砸了咂嘴,看向对面正一脸愁容的盯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咧嘴,笑得一脸讨好。

    “小乐,沐晨吃完了,可以走了。”

    黎小乐看着桌上已经见底的牛奶杯,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男人。

    小脑袋里快速的闪过一个计划,抿着嘴笑了起来。

    爹地,看来需要我出手帮你了,不然沐晨就是向叔叔的了。

    快速的关掉IPAD,从四脚凳上滑下来。

    “沐晨,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黎小乐背着卡通图案小书包走过去牵起黎沐晨的手。

    黎沐晨看了眼只及自己大腿的宝贝儿子,有些好笑,这已经是今天早上第八次了。

    “小乐,沐晨跟向叔叔结不结婚,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这臭小子,最近真的是有点奇怪,每天都在问她同一个问题,她会不会跟向少峰结婚。

    她跟向少峰,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会结婚的吧。

    毕竟他们已经相依为命的生活了五年,而且五年前,还是他救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小乐。

    “可是沐晨,万一有一天你想起来我的爸比……”

    “呀,小乐你上学要迟到了,得用跑的了……”黎沐晨看着手表,惊叫一声,黎小乐一张小脸皱得更紧了,下一秒认命的闭上了大眼睛。

    黎沐晨咪咪一笑,将黎小乐一把捞起来,就往门外冲。

    将小乐送到幼稚园,黎沐晨急忙赶去了公司,今天向少峰去见新的合作商,公司的很多事情都得暂时交给她来处理。

    好友蓝姗来电话的时候,黎沐晨已经累成了一条只想吐舌头的狗。

    “秦太太,找小的有何贵干啊?”黎沐晨边用耳朵夹着电话边翻看着手里的文件。

    “沐晨,我看到向少峰了,和一个女人,样子……很亲密……”

    蓝姗的声音有些严肃。

    黎沐晨直接笑出声,“秦太太,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在拉仇恨,我这都快要忙成狗了,你给我打电话过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少风他是丽姿的总经理,我们丽姿是做女性服装的,他见女人有什么好稀……”

    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在看到手机里蓝姗发过来的照片后,卡在了喉咙里。

    照片里,她的未婚夫向少峰,正抱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激吻。

    SHIT!

    天都。

    S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门口。

    “蓝姗,我已经到了,先挂了。”黎沐晨挂了好友电话,握着手机的五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看着面前气势恢宏的建筑,绯唇抿成一条僵硬的直线,抬步,坚定的走了进去。

    酒店特有的顶级会所入口。

    黎沐晨制止了服务员准备打招呼的动作。

    “找人。”

    “好的。”服务员微笑着退到一边。

    根据蓝姗提供的地址,黎沐晨一眼就看到了背朝着她正和对面的女人谈笑风生的向少峰。

 第2章:打扰几分钟,我在捉奸

    红唇咬破,心脏好似被火红的热铁烙了一下,抽搐的疼,甚至连身体都止不住的微微发抖。

    向少峰,那个说要照顾她一生的男人,竟然真的背叛了她!

    因为方位的原因,黎沐晨看不到向少峰的脸,却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女人。

    脸蛋美得无可挑剔,身材也是凹凸有致。

    姚慧心,丽姿新一任的形象代言人。

    如果没有记错,这姚慧心还是她黎沐晨自己极力推荐给向少峰的。

    闭了闭眼,黎沐晨深呼吸一口气,紧紧拽着的双手,指甲深陷进掌肉里,强忍住上前甩那对贱人两耳光的冲动,朝着与向少峰背靠背的沙发走了过去,缓缓坐了下来。

    “这个位置已经有人,请你离开!”突兀的声音在黎沐晨对面响起,低沉的嗓音,隐隐透着一丝不悦。

    近半分钟过后,沉浸在愤怒中的黎沐晨才反映过来,刚刚那句话是在对自己说的?

    原来刚刚自己因为太恍惚,竟然没有发现这个位置已经有人坐了。

    怔愣的抬眼看过去。

    好英俊的男人!

    尽管此刻还在愤怒中,黎沐晨还是被眼前的男人那张面容给惊艳到了。

    男人微低着头盯着桌上的电脑屏幕,轻抿的薄唇,如玫瑰花瓣般弧线优美,挺直的鼻梁上方,一双狭长的凤眸微垂着,长而卷翘的长睫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如刀削的轮廓更衬得五官深邃而迷人。

    颀长健壮的身躯包裹在剪裁得体的手工定制西装里,领带,西装口袋方巾,衬衫露出西装袖口的长度,每一处,都精细得恰到好处。

    做为时装界的知名设计师,黎沐晨也算是阅‘男神’无数,可是眼前的男人,却完美的找不到丝毫的瑕疵。

    尽管是阴沉着的面容,依旧好看得惊心。

    可是……

    黎沐晨挑起了细眉。

    这张脸……为什么……越看越熟悉?熟悉到早上还和她‘深情’吻别过。

    黎小乐!

    这张脸,不就是长开了的黎小乐吗?

    世上还真是无奇不有,她以为她家黎小乐那张白嫩可口,萌死人不偿命的小脸蛋儿,已经是难得的限量版,没想到,竟然还能让她遇到个相似度90%的升级版。

    “好了,别闹了,这里人多,被人看到不好……”

    温软淡漠的男声如一道惊雷,硬生生将黎沐晨劈回现实里。

    是向少峰的声音……

    黎沐晨刚想出声,突然意识到,现在要出声,身后的向少峰肯定会发现自己。

    她看了眼对面依旧低垂着头的男人,显然,对方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抬头看她一眼。

    咬了咬唇,黎沐晨从包包里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便利贴,拿出笔来。

    “对不起,打扰几分钟,我在捉奸”

    莹白的手指压着淡粉色的便利贴缓缓移到视线内。

    邢翊寒淡漠的扫过眼下的便利贴,跳跃着的十指顿在了键盘上。

 第3章:黎沐晨,你又骗了我!

    简短的几个字,字体不算好看,甚至有些幼稚的手法,一笔一划,写的很规矩。

    黎沐晨只以为面前的男人已经理解了自己的苦衷,此刻早已把所有的注意力再次放在了身后的那对贱人身上。

    她不是懦弱,只是,有些事她想通过自己的眼睛亲眼看到,自己的耳朵亲耳听到。

    五年前的那场意外,向少峰救下了大难不死的她,虽然她不记得所有的事,可是向少峰却一直在她身边,两个人相依为命一起奋斗,从五年前的街头练摊小贩到今天丽姿服饰总裁跟设计总监,这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跟向少峰两个人知道。

    所以,即便看到了那样的照片,她还是不愿意相信,向少峰,会背叛她!

    在紧盯着便利贴上的字迹一分钟之后,邢翊寒终于抬起了头,琥珀色的眸淡淡的看向对面的女人。

    在看清黎沐晨那张清丽的小脸时,邢翊寒深邃狭长的凤眸慢慢眯了起来,眼底翻涌起一片阴沉,深不见底。

    黎沐晨,你又骗了我!

    五年前,就该死了的女人,现在却活生生的坐在他的面前,而且还是在……捉奸!

    黎沐晨,不但没有死,还有了别的男人!

    “风,你到底什么时候跟她说,我的肚子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想瞒也瞒不了多久了,那些每天盯着我的狗仔,眼睛跟雷达似的,很快就会发现的。”

    两桌的位置本就隔得近,身后向少峰跟姚慧心的对话很清晰的传到了这边。

    黎沐晨微低着头,放在双膝上的手指紧紧绞在一起,紧抿着的唇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血色,一张小脸苍白的透明。

    邢翊寒淡漠的看着面前的黎沐晨,眼底的阴沉早已消失殆尽,狭长的眸底满是嘲弄与鄙夷。

    半响,向少峰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心儿,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可是,你也知道的,我们丽姿现在正要跟星尚谈合作,这个时候不能没了黎沐晨,再等一个月,我答应你一个月后,我一定跟她摊牌,娶你进门……”

    泪,决堤而出。

    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已经绞到变形,紧咬着的贝齿因为太过用力,刺进唇肉里,鲜红的液体一跃而出。

    猛的抬头,对上邢翊寒的目光。

    此刻的黎沐晨已经没有力气去顾及面前男人眼底的嘲讽与阴冷。

    硬是挤出了一丝歉意的笑容,“对不起,打扰你了,我这就离开。”

    说完,不再做片刻的停留,起身就要离开。

    “黎沐晨!”

    “沐晨?!”

    同时响起的两道声音,此刻的黎沐晨却忽视了第一个声音的主人,更没有注意到,明明是初次相见的人,为什么对方能够清楚的叫出自己的名字。

    僵硬的转过身看向已经起身看向她的向少峰。

    向少峰似乎想要冲过来,却被身边的姚慧心一把拽住。

    “沐晨……”向少峰默默的看着黎沐晨,眼底除了愧疚,还有一丝惶恐,因为黎沐晨眼底的淡漠。

    黎沐晨不准哭,绝对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哭出来。

    颤抖的双拳用力,指甲刺破掌心,尖锐的疼痛克制着黎沐晨想要流泪的冲动。

    “向少峰,五年前你救了我,这五年里我为‘丽姿’也算是呕心沥血,你的救命之恩,我算是还了,从此我们两不相欠。”转身的瞬间,两行热泪滚落。

    视线焦灼在那抹瘦弱的身影消失的方向,邢翊寒性感的薄唇因为极致的愤怒而上扬。

    至始至终,黎沐晨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黎沐晨,五年不见,你竟然敢这么无视我!

    好!很好!

 第4章:混蛋

    从酒店冲出来,天已经漆黑。

    黎沐晨吸了吸鼻子,强忍着将眼泪逼回去。

    “黎沐晨,不要哭,你很好,是他向少峰有眼无珠,他就只配姚慧心那种胸大无脑的花瓶,向少峰就是个混蛋!”

    似乎只有这样的自我安慰才能缓解心里的痛苦。

    黎沐晨干脆放开了喉咙,朝着空旷的场地大声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向少峰,你这个混蛋,陈世美!人渣……啊!”

    突然冲出的水柱,惊得黎沐晨倒退好几步,而身上更是被淋了个透彻。

    看着四周狂喷不止的水柱,黎沐晨咬住了嘴唇,瞪着黑漆漆的天空。

    “连你都要跟我过不去吗?我已经很可怜了好不好?”

    离开水池,黎沐晨径直坐在了旁边的台阶上,无视身边路人流连的目光,看着前面还在喷洒着的水池发呆。

    她想不明白,明明早上见面的时候还对自己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的人,怎么可以转身就抱着别的女人,那个女人,甚至还有了他的孩子……

    现在,在她的心里,向少峰就是一个魔鬼,让她痛苦的魔鬼。

    不远处,黑色的劳斯莱斯里。

    邢翊寒颀长的身躯慵懒的倚靠着驾驶座的椅背,没有表情的俊颜上,狭长的凤眸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缩成一团的小小身影。

    黎沐晨,丽姿集团的设计总监,丽姿总裁向少峰的未婚妻,凭借自己独到的眼光跟设计风格,用短短五年的时间,打造出了今天的丽姿,黎沐晨跟向少峰在业内也算是比较传奇的一对,毕竟五年前,他们一无所有。

    邢翊寒薄唇紧抿,眸光越发的深邃。

    这是他现在为止所能了解到的关于黎沐晨的所有讯息,而这样的讯息,几乎全城皆知。

    修长的手指按下助理电话,“艾伦,查出来了吗?”

    “BOSS……我可以说还没有吗?BOSS,你先不要生气,我真的请到的顶级的电脑高手,可人家就是追踪不到邮件的发源地址,那个邮件除了那位小姐的照片跟天都酒店这个地址以外再没有别的线索……而且,除了那封突然收到的邮件,您的电脑丝毫无损,显然对方并没有要黑了您的电……”

    “告诉老爷子我还有急事需要处理,明天再回家看他。”不耐烦的打断艾伦的喋喋不休,邢翊寒眯着眼再次扫向不远处蜷缩着的小小身影。

    “不是,BOSS,您都五年没回国,这刚回来说有急事处理,老爷子能信吗?”

    “所以呢?我要你何用?”

    “BOSS,你就放心吧,老爷子那就交给我了,您就放心去处理您的……急……”

    “嘟嘟嘟……”

    “BOSS……”艾伦哀怨的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说好的以后不随便挂他电话呢……

    初春的夜,还残留着余冬的寒气,虽然不至于很晚,公园里也已经渐渐人影稀疏。

    黎沐晨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直到包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

    黎沐晨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是好友蓝姗打来的,不用想都知道,蓝姗是来追问情况的。

    清了清喉咙,黎沐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蓝姗?”

    “小乐在我这,我跟他说你今天晚上要加班,所以要晚点过来接他,事情处理的怎么样?对不起啊,沐晨,当时我应该在你身边陪着你的,我实在是有迫不得已的急事,所以……”

    “没关系啦,我没事,幸好你没来,不然谁替我接小乐。”

    “真没事啊?那,那对贱人呢?你有没有冲过去一人甩他们两巴掌?”蓝姗义愤填膺的问。

    “没有,蓝姗……我准备离职了。”

    电话里的蓝姗沉默了两秒,随即叹了口气。

    “你啊,就是心太软了,向少峰真不是个东西,要不是你他能有今天吗?丽姿不也是因为有你的设计才有今天的地位吗?离职也好,以你的才华还怕找不到好工作,就是找不到工作,也没事,姐有钱,姐养着你们娘俩,倒是丽姿,我倒要看看没了你的丽姿还怎么撑的下去……”

    “蓝姗……”黎沐晨哽咽着打断蓝姗的话,在向少峰面前都没有流下的泪水,这一刻,再也止不住的滑落。

 第5章:她竟然忘了他!

    “傻瓜,别哭,为了那种男人不值得,不准哭!”

    挂断电话,黎沐晨揉了揉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正要起身,一抹黑影突兀的从上空笼罩下来。

    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头顶的来人。

    “是你?”

    即便路灯的光线并不明亮,黎沐晨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正是不久前,在会所里被自己打扰了的男人,不是她记性太好,而是这个男人实在有着让人过目难忘的资本。

    邢翊寒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一脸错愕的黎沐晨,声音冷冽如寒冰,“黎沐晨,原来你还记得我!”

    黎沐晨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高出自己一个头的男人。

    “不……不好意思啊,让你看笑话了,还得谢谢你呢,当时没有把我赶走。”她确实要感谢他,让她亲耳听到了那段足以让她刻骨铭心的对话,她很了解自己有多固执,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如果伤的不够深,她不会轻易的死心。

    黎沐晨一向如此,对所有人都很仁慈,唯独对自己可以很狠心。

    夜色里,黎沐晨没有察觉,面前的男人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散发出的森森寒气。

    “黎沐晨!”咬牙切齿的声音自男人嘴里发出,这就是她见到他该有的态度?

    他离开这个国家五年,为的,就是能够将她彻底的从自己的生命里洗刷干净!

    她对他所做的一切,让他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

    就在他想要狠狠报复的时候,她竟然死了!

    她死了,他的恨竟变成了一个笑话,她的死,逼得他发疯发狂。

    可是,此刻,她竟再次在他面前扬起她那张无辜的脸!

    黎沐晨!

    “嗯?”黎沐晨仰着小脸,莫名的看着面前好看得不像话的男人。

    下一秒,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浑圆。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虽然黎沐晨是丽姿的设计总监,可是为了省去很多麻烦,黎沐晨几乎很少在外露脸。

    邢翊寒凤眸慢慢眯起,垂在身侧的五指骤然紧缩,眼底的怒火在一点一点沸腾翻涌。

    低沉阴冷的声音从紧抿的薄唇里一字一字的吐出,“你说什么!”

    即便反映再迟钝,黎沐晨也感觉到了面前男人不正常的气息,貌似……他在生气?

    可是,他为什么要生气?

    “你……我……”黎沐晨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直觉告诉她,她必须跟面前的男人保持安全的距离。

    黑夜里,邢翊寒眸色深沉,紧锁着面前一脸戒备的女人。

    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分明没有一丝的熟悉。

    她竟然忘了他!

    性感的薄唇因为愤怒而上扬。

    “你是黎沐晨?”邢翊寒试探的询问,声音依旧冰冷彻骨。

    黎沐晨咬了咬绯唇,点头,“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

    “去喝一杯吧,我想你应该有话要跟我说。”

    “什么?什么意思?”黎沐晨依旧一头雾水。

    可是,不等黎沐晨回答,邢翊寒已经迈开长腿朝着劳斯莱斯走去。

    不是,她还没有说同意不同意呢!

    瞪着那道颀长的身影,黎沐晨皱起了好看的眉,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其实,你不用可怜我还陪我喝酒的,而且,我也不是那种会随便跟人吐苦水的性格。”走到车门旁,黎沐晨还欲婉拒。

    邢翊寒斜着眼看她,嗤笑一声,冷冷道,“上车!”

    黎沐晨想了想,最终还是打开了车门,突然,她想要好好的放纵一下自己,这五年为了‘丽姿’她耗费所有的心力,虚度了太多,连向少峰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孩子都有了,她还被蒙在鼓里,这样的自己真的很失败。

 第6章:竟敢为了别的男人伤心!

    劳斯莱斯如鬼魅一般在夜色中飞驰,邢翊寒微移了目光,扫向旁边的黎沐晨。

    此刻的黎沐晨,一脸的木然,眼神空洞,整个人都是一副放空的状态。

    显然,她还在想着刚刚那个男人。

    黎沐晨,从十五岁第一眼见到邢翊寒的那一刻,就誓死要嫁给他的女人,现在竟在他邢翊寒的面前,为了别的男人伤心!

    “吱”

    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啊!”车子突然停住,由于强烈的惯性,黎沐晨整个身子前倾,尽管绑好了安全带,脑袋还是朝着前面撞了过去。

    ‘嘭’的一声闷响。

    “好疼……”下意识的咬紧下唇,黎沐晨摸着额头,一脸不满的瞪着邢翊寒。

    “到了!”

    后者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吐出两个字后,迈开长腿,直接下了车。

    黎沐晨瞬间瞪大了眼看着已经绕过车头,走到自己这边车门的男人。

    “出来!”车门被打开,命令式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咬咬牙,从车里钻出来。

    “不好意思,我不想喝酒了,我要回家,你自己去喝吧,再见!”黎沐晨学着邢翊寒的语气,冷漠的说,说完转身就要走。

    她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答应跟这个男人一起来这里。

    “你还想去哪里?”低沉的声音透着骇人的阴沉。

    不待黎沐晨反映,手腕处一阵刺痛,下一秒,身子已经被一股强力拽了回去。

    “嘭”

    身体撞击在坚硬的车身上,发出沉闷的响声,黎沐晨只感觉头顶有无数个五角星在转圈圈。

    等黎沐晨回过神,整个人已经被抵在了车身上,两侧是邢翊寒强有力的臂膀。

    面前依旧绝美的俊颜,却是扩大了好几倍。

    狂热厚重的气息喷洒在黎沐晨纤细白皙的脖颈处,身子不自觉的向后缩着。

    “你,要做什么?”黎沐晨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面前男人眼底所散发出的森冷气息,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撕碎然后生吞如腹,实在让她难以镇定。

    邢翊寒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眼前黎沐晨,似乎要将她看穿一般。

    伸手,修长的指尖抚上面前清雅的小脸,五年的时间,她的容貌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还是五年前那个十九岁的黎沐晨,那个总是追在他身后,笑得没心没肺的丫头。

    指尖划至下颚,突然用力。

    “啊!”

    疼!钻心的疼!黎沐晨感觉自己的下巴一定脱臼了。

    疼痛之余,黎沐晨也肯定了一件事,她遇到了一个神经病,或者,变态?

    果然本命年是个坎,才过生日,所有不好的事就在今天发生了。

    肯定了心中的猜想,黎沐晨暗自稳定心神,扬起有些牵强的笑脸,看向面前脸色阴沉的男人。

    真正是一张好皮囊啊,唇红齿白,面如刀削,多像漫画里走出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少年!

    可惜,神经搭错了线!

    “那个……是要喝酒吗?”黎沐晨眨了眨眼,露出自认为最纯洁美好的笑容。

    新闻里都是那么说的,遇到神经不正常的,就得顺着他的意思来,绝对不能惹怒他,不然丢了小命都是可能的。

    显然她刚刚的不配合已经惹怒了他。

    狭长的眸微眯,邢翊寒看着眼前笑得有些傻气的黎沐晨,指尖的力道不自觉的放松。

    YES!果然,要顺着他的意思来。

    黎沐晨在心里小小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继续眨着大眼睛。

    “那……我们走吧,去喝酒。”说着黎沐晨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身子,试图起身。

    “啊……”冷冽的气息夹杂着莫名的怒意,突然撞了上来。

    黎沐晨刚刚直起来一点的身子,再一次被压了回去,原本还能稍微挪动的空间,此刻已经缩小到脸贴着脸,鼻尖抵着鼻尖的距离。

    空气瞬间变得灼热起来。

未完…

点击左下角“”就可以继续阅读了